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金融新闻 >

原创 传时|诗由茶而生,茶因诗而美,确有情到意深之

作者:admin     发布时间:2020-09-26 15:16 点击数:

原标题:传时|诗由茶而生,茶因诗而美,确有情到意深之感!

茶诗相得益彰正是诗由茶而生,茶因诗而美,诗茶不分,确有情到意深之感,如今我国的茶已成为世界公认的最佳饮料之一,而这种茶诗也叫更多的人了解茶文化中的名诗名人。

在中华文化发展的历史长河中,产生了中国独的茶文化,而在这茶的清香飘逸之中,品茗赋诗,以诗词抒发情感,成为茶道中的高雅韵味了,是中国人传统的修心养性和交流感情的一种方式。

茶叶多产于名山秀水。韦应物诗云“此物信灵味,本自出山原。”白居易也有诗云“琴里知闻唯禄水,茶中故旧是蒙山。”翠岗起伏,云雾缭绕的武夷山盛产武夷岩茶,是乌龙茶的始祖,范仲淹曾有诗赞道“溪边奇茗冠天下,武夷仙人从石栽”。庐山云雾茶,茶肥毫显,色翠汤清,“色香幽细比兰花”,的确名不虚传。白居易在庐山草堂时,亲种茶树并诗云“平生原所好,见此心依然。如获终老地,忽乎不知还。架岩结茅宇,砍壑开茶园。”爱茶之心志,溢于言表。黄山毛峰,西湖龙井茶闻名遐迩。石时传说井与海相通,井必有龙,故称龙井。龙井茶已有一千二百年的历史。产于杭州西湖西南的狮峰,龙井、五云山和虎跑山,因此有“狮、龙、云、虎”等品种之别。其中以狮峰龙井品质最优。明代童汉臣《龙井试茶》诗云“水汲龙脑液,茶烹雀舌春,因之消酩配,兼以玩嶙峋。”元代虞集诗更以“黄金芽”誉之。虞诗还说“同来两三子,三咽不忍嗽。”风趣地说明了用龙井水沏成龙井茶后的茶味之醇。碧螺春茶是由带顶芽的小叶制成,宋代王千秋有“花飞锦绣香,茗展旗枪嫩”诗句。

苏轼的《寄周安孺茶》介绍了茶的历史。“名从姬旦始,渐播《桐君录》。咏赋谁最先,厥传推杜育。唐人未知好,论著始于陆。”在《桐君药录》中有茶作为药用的记载。茶叶最早是做为药用。用“何须魏帝一丸药,且尽卢全七碗茶”的诗句。白居易在庐山香炉峰闲居时,在云海林间采药种茶,有诗云“药圃茶园为产业,野糜林鹤是交游。”把茶与药并称。“汤嫩水清花不散,舌甘神爽味更长”(梅尧臣),“芳茶冠六情,溢味播九区”(张孟阳),茶以它自身的多种价值受到诗人词家青睐。苏东坡“自临钓石取深情”《汲江煎茶》。亲到钓石上汲取深处清澈的流动江水煎茶。清代诗人吴我鸥认为,雪水最宜煎茶“绝胜江心水,飞花注满匝。纤芽排夜试,古雍喜隔年留。寒忆水阶扫,香参玉乳浮”。口吸雪化清茗,细顺慢品,是让人难以忘怀的。

唐代诗人卢全的《七碗茶》脍炙人口,盛传不衰。其诗云“碧云引风吹不断,白花浮先凝碗面。一碗喉吻润,两碗破孤闷,三碗搜枯肠,唯有文章五千卷,四碗发轻汁,平生不平事,尽从毛孔散,五碗肌骨清,六碗通仙灵,杀肖高手论坛,七碗吃不得也,但觉两腋习习清风生。”宛如一首绝妙的茶广告。苏东坡的咏茶诗,十分风趣,仿若热茶温馨清润,齿颊留久,令人回味。他还将茶比作美人,诗云“仙山灵草径行云,洗遍香肌粉末匀。明月来投玉川子,清风吹破武陵春。要知玉雪心肠好,不是膏油首面新。戏作小诗君莫笑,从来佳君似佳人”。唐宋时饮茶十分讲究情趣。茶色以白为贵,“碾细香尘起,烹新玉乳凝”写的就是茶膏碾细入盏,清水搅动泛起乳白色的情景。刘禹锡吟道“骤雨松声入鼎来,白云满碗在徘徊。”古人饮茶时还常比试谁制的茶白沫重叠,积聚水面,状如积雪,耐久者为胜。即所谓“斗茶”。郑板桥有句云“从来名士能评水,自古高僧爱斗茶。”范仲淹还写过一道《斗茶歌》“黄金碾畔绿尘飞,碧玉颐中翠涛起斗;茶味兮轻醒酸,斗茶香兮薄兰芷。”描写颇为生动,令人兴味盎然。

诗由茶而生,茶因诗而美,诗茶不分,或茶诗相依,确有情到意深之感,而我国最早的咏茶诗,是西晋诗人张载写的,诗日“芒茶冠六情,滋味播九区,人生苟安乐,兹土聊可娱。”把品茶与人生的欢乐相连。其后苏轼的“松风竹炉,提壶相呼”,以茶会友,品茗吟诗,郑清之“一杯春露暂留客,两腋清风几欲仙。体现出一种文化生活,是艺术和美的享受。茶圣陆羽的《茶经》亦有以茶访友诗“青云名士时相访,茶煮西峰瀑布冰。”,宋朝诗人杜子野曾在一日寒夜与友对坐品茗时,欢叙旧情,跃然字里行间,其诗云“寒夜客来茶当酒,竹炉汤沸火初红。寻常一样窗前月,才有梅花便不同。”诗中的竹炉即煮茗用的红泥火炉。以茶待客,乃古代人情交际的盛礼节。它为友人带来一种清幽隽永的意境。

关闭窗口